博客年龄:13年10个月
访问:?
文章:61篇

个人描述

姓名:贤于
职业:IT
年龄:23
位置:中国,广州,北京
个性介绍:
生命在于折腾!

永远的浪漫主义革命传奇人物——切·格瓦拉

2006-04-23 09:26 阅读(?)评论(0)
喜欢很多歌曲的曲折回环,佩服很多歌手、演员的才气不凡,但长久以来崇拜的偶像只有一个——古巴革命传奇英雄切·格瓦拉,一个浪漫主义英雄。一个真正的刚毅不拔的男人。早在20世纪60年代,切·格瓦拉的名字便在世界传扬。当年中国也曾称赞过他在古巴推行的游击战道路,而西方对他则冠以“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堂·吉诃德”等称号。直至2000年,北京舞台上演的话剧《格瓦拉》还曾轰动一时。
这是他头戴黑色贝蕾帽,一脸一头卷曲的浓须和长发将一双眼睛映衬得格外有神,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远方。这张图片后来被广为引用和流传,已成了他代表性的形象。甚至如今的流行领域纷纷将它作为一种神圣的标识符设计在衣服等上面。战友对他特有的称呼“切”也一度成为景仰的口号。切,有着一种神奇的号召力。
    1957年,切在墨西哥认识了古巴革命另外一位传奇人物——卡斯特罗。从此两人成为终生的战友,一起创造了古巴革命的传奇。
格瓦拉是读书的天才。即使在行军中,他也会让自己沉浸在高贵的书中。想想吧,一个拼死前行的游击队员身上除了一支步枪外,就是一本埃米尔·路德维格的《歌德传记》。这本书他读了很久,每读一段他都把自己的想象与心得付诸于自己著名的日记中。当然,这使他有时候并不像个战士,反而像他那还没有结束的摩托车之旅,只是他现在牵着一头骡子,街在革命前夕的山区。偶尔生病,像个病人。吸着雪茄烟读《歌德传记》,如同一个真正的诗人
他的手里招牌似的拿着一支加长雪茄烟。这是萨拉斯为格瓦拉在某次集会上演讲时拍摄的肖像。这种手持话筒的方式后来被西方的摇滚乐手们模仿。当然,对于切来说,革命就是一场有限的摇滚乐事件。只限于他那时候并不喜欢这种正在美国流行的音乐。尽管他身后有无数的摇滚乐手们以他为荣,以他为崇拜之偶像。
图片上的军警正在一个死去的人面前摆布自己的胜利。就在玻利维亚军事当局请来新闻记者后的址几个小时后,图片上还可以看到的格瓦拉的双手将被中央情报局的人切掉。更凶恶的建议来自刚迪亚将军,他认为如果要向哈瓦那提交足以证明格瓦拉身份的证据只需将格瓦拉的头切下来即可。这一提议被否定了。中情局的特务显然认为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足够了。于是,格瓦拉的尸体在被屈辱地展示后,他的两只手就被切了下来。之后内政部长阿格达斯便偷偷地设法将这两只手和缩微胶卷一起到了古巴。这位部长的理由是自己被英雄所感动。他需要完成此事内心才会平复。
    很多切的研究者都难以明白一个神奇的巧合:切罹难时的姿势与神态都简直是当代的耶酥受难记。他睁着清澈的双眼静静地躺在那里,帅气的脸上显示着彻悟的安慰感。

    格瓦拉牺牲后,比生前获得了更多的荣誉,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亚非拉国家有了众多崇拜者。在许多国家的群众集会上,经常可看到他的画像和毛泽东像并列。那幅穿作战服留胡子的照片,成了为摆脱苦难而奋斗的许多人的精神偶像。

    苏东巨变后,全球虽出现了意识形态趋向淡漠的情形,众多人却仍有“格瓦拉情结”。1997年是他牺牲30周年,恰好其遗骨在玻利维亚被发现,南美许多国家都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阿根廷还专门为他拍摄了故事片,并在国会大厦前举行诗歌朗诵会。更有成千上万各国青年聚集到格瓦拉牺牲的玻利维亚尤罗山谷,昔日冷寂的失败之地召开了欢声鼎沸的大会;古巴的悼念活动更是盛况空前……随后,在北京话剧舞台上出现的格瓦拉,也造成过轰动效应。剧中主人公谴责种种社会不公后大声说:“不革命行吗?”观众(多是年轻人)立即报以一阵掌声和呼喊。当然,剧场内同时也有笑声和叹息,表现出中国新时期价值观念的多元化和情感的多样性。

    国际范围内“格瓦拉热”几十年不衰,比格瓦拉本人的胜利和悲剧更值得人们思考。如今,在我们这个喧闹的世界上虽然物欲横流,人们需要物质利益,然而对美好精神境界 的追求却没有泯灭。只要社会还存在着压迫和不公,切·格瓦拉那种为解放苦难者不惜献身的精神便永远会受尊崇,众多青年人仍会高呼着:“切!切!”

   永远的切·格瓦拉,浪漫主义的革命者,我会在书写自我生命时以他为鼓舞的力量。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